1. <b id="1kx9l"><address id="1kx9l"></address></b>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

          【“傳承紅色基因 弘揚清廉文化”征文】別有長物寄相思

          來源:張家界廉政網 作者:向妮嬪 編輯:謝航 2021-12-24 08:55:29
           

          以物銘志,睹物思人,人們真摯的情感常常與一鑰一扣、一草一木緊密相連。百年風雨,百年滄桑,自南湖紅船啟航以來,許許多多有生命、有靈性的物什傳承著、講述著中國共產黨和人民群眾同呼吸、共命運的魚水情深。今天的故事,就從開國元勛賀龍元帥開辟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講起。

          一把軍刀

          2016年10月22日,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之際,沅水之畔的沅陵縣城,一個叫陳飛的年輕人和縣史志辦等相關部門負責人一起,將一把板栗色的龍柄佩刀交到賀龍元帥的女兒賀捷生將軍手中。

          陳飛,沅陵縣清浪鄉八方村黨支部書記。據介紹,這把龍柄佩刀長90.5厘米、寬12.8厘米、重1.42公斤,是賀龍元帥擔任建國川軍師長,率領隊伍護國討袁時佩戴的指揮刀。刀身修長,英氣逼人。

          時間回溯到1935年11月,剛剛出生不到20天的賀捷生躺在母親蹇先任的懷里,隨紅二、六軍團開始長征。在沅陵縣橋梓坪(今清浪鄉),部隊休整并籌措軍需物資,指揮部設在一個叫陳定祥的貧苦農民家里。

          當年,由于國民黨反動派重重“圍剿”,紅軍隊伍生活十分困難。特別是由于長期缺乏營養,“月子”里的蹇先任根本沒有奶水,小捷生總餓得哇哇大哭。

          好心的陳定祥看在眼里、急在心里,想盡辦法弄來一只還在下蛋的老母雞,找來一些土佐料,精心熬燉了一大鍋雞湯,分幾餐給蹇先任喝,幫助小捷生渡過了人生的第一道難關。

          部隊開拔時,按照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紀律,紅軍要給陳家補貼些銀元,可陳定祥堅決不收。后來,賀龍元帥便將十年來跟隨自己南征北戰的佩刀相贈,以表感謝,以志紀念。

          紅軍離開后,陳定祥便將這把佩刀包裹好,找了個隱秘的地方深埋起來。國民黨軍隊和反動民團“清鄉”,對陳定祥嚴刑拷打,他都沒有吐露絲毫實情,也始終堅守著賀龍贈刀的秘密。

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陳家人將這把佩刀挖了出來,傳家寶一般地悉心呵護、精心守護。直到2016年10月,陳家第五代人陳飛將寶刀捐贈出來,元帥佩刀才隨著賀捷生將軍回到賀龍元帥遺像身邊。此時,距離元帥贈刀已經過去整整81年。

          一根煙桿

          賀龍元帥好抽煙,尤其喜歡用煙桿抽煙。土地革命時期,一根精美的烏木煙桿從不離身。行軍的途中,戰斗的間隙,他都愛吧嗒吧嗒吸上幾口。

          1934年8月初的一天,在黔東革命根據地南腰界(今屬酉陽縣),天氣晴好,草木蔥蘢,賀龍元帥與一眾棋友在街口下象棋、侃大山。賀龍詢問棋友劉興陽:“劉銀匠,幫我們加工300個口哨,修幾支軍號,辦得到不?”

          “什么時候交貨?”劉銀匠問。賀龍答到:“越快越好!”無論如何得把賀老總的差辦好,劉銀匠當晚就忙開了。5天過后,300個口哨和幾支軍號便如數送到了紅軍指揮部。

          8月15日,相鄰不遠的淇灘鎮趕集。按照賀龍等精心策劃和部署,甘溪游擊大隊的隊員們喬裝成商販、挑夫等混進鎮子,在紅軍干部王子龍指揮下對敵人發動攻擊。一時間,槍炮聲、軍號聲、口哨聲此起彼伏,嚇得敵人驚惶失措,暈頭轉向。

          淇灘外圍,紅9師和獨立團及時趕到,與游擊隊里應外合,直搗黃龍,趁勢殲敵。是役,擊潰黔軍傅衡中旅,俘敵80多人,繳槍70多支,大量國民黨軍士兵溺死在烏江。

          10月下旬,紅軍即將離開南腰界,轉戰湘西永順、保靖、龍山、桑植等地。出發前一天,賀龍專程來到銀匠鋪,“老劉,消滅傅衡中旅,軍號和口哨發揮了很大作用。謝謝你!”

          賀龍邊聊邊拿起劉銀匠的煙桿吸了起來。這是一根銅包頭短羅漢竹煙桿,雖然做得比較精巧,平時擦拭得也還不錯,但市面上的價錢終究不及烏木煙桿的三分之一。

          “老劉,隊伍要暫時離開南腰界,咱倆把煙桿換了,留個紀念好不好?”賀龍繼續說道:“把你這根煙桿留給我,見到你的煙桿,我就會想到你,想到南腰界!”

          此后,賀龍元帥慣用的烏木煙桿便一直陪伴在銀匠劉興陽身邊,前前后后23年。1957年國慶前夕,劉銀匠依依不舍地這根心愛的煙桿捐獻給了貴州省博物館。

          一幅錦幛

          今天的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,收藏著一面長2.85米、寬0.64米的紅色綢緞錦幛,上書“興盛番族”四個大字,右端豎署“中甸歸化寺存”。這幅錦幛,自賀龍元帥于長征途中書贈歸化寺至今,已經存世85年。

          1936年4月下旬,紅二、六軍團長征經過云南藏區。5月1日,賀龍、任弼時、肖克等到達中甸縣城,召開軍團政治干部會議,強調黨的民族政策和政治紀律,介紹藏族民眾的生活習慣,發出“嚴禁私自進入寺廟”告示。

          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湘鄂川黔滇康分會布告:本軍以扶助番民解除番民痛苦,興番滅蔣,為番民謀利益之目的,將取道稻城、理化,進入康川。軍行所至,紀律嚴明,秋毫無犯,幸望沿途番民群眾以及喇嘛、僧侶,其各安居樂道,毋得驚惶逃散。尤望各盡其力,與本軍代買糧草,本軍當一律以現金照付,決不強制。如有不依軍令,或故意障礙大軍通行者,本軍亦當從嚴法辦。切切此布。

          為保證寺廟安全,紅軍派出衛兵到各處寺廟站崗。歸化寺位于中甸城外,掌教八大老僧在當地享有極高的聲望。紅軍尊重少數民族習俗的態度、嚴明的紀律和步調一致的行動贏得了八大老僧及合寺僧侶的信任。次日,賀龍率40余人應邀赴歸化寺作客。歸化寺以最高禮節相迎,破例舉行“跳神”儀式。儀式上,賀龍元帥向歸化寺贈送了“興盛番族”錦幛,祝愿藏族人民生活美滿,幸福安康。

          紅二、六軍團嚴格執行黨的民族宗教政策,自覺遵守“三大紀律八項注意”,得到藏族同胞普遍贊揚。藏民朋友們給紅軍出售了3萬余斤青稞、大量鹽巴和紅糖,向紅軍推薦了下一段行軍路線,給周邊的藏區傳遞支援紅軍的“雞毛信”,給紅軍當“通司”(譯員兼向導),幫助紅軍打開了北上抗日的勝利通道。

          1956年4月,賀龍元帥贈歸化寺錦幛20年后,西藏自治區正式成立。成立大會前夕,賀龍元帥特意寫信給中央代表團團長陳毅副總理,深情細致地詢問當年那些藏族朋友和他們親屬的情況,對于當年遭受國民黨反動派迫害的藏族同胞,建議當地政府適當予以撫恤和照顧。

          ? 閱讀上一篇

          ? 閱讀下一篇

          国产AV无遮挡喷水白浆桃花_久久精品无码中文字幕老司机_亚洲开心五月在线_精品国产一区二区AV_成年aV网站18不禁